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 职工艺苑

小城延安

作者:刘小汐 来源:延延分公司 时间:2018/7/5  

习总书记曾说:“陕西是根,延安是魂。”这座小城,更是多少人魂牵梦绕的地方。

夜晚,才能拼凑出一座城市印象里最完整的图案,灯火,才能将一座城市的风情点燃。夜幕下的城市,抛却烟尘、喧嚣和冷硬,也只有在黑暗中漫延的光线,才能勾勒出了柔情和迷炫的一面。夜色里抱着对白日的期许,这就是我喜欢每座城市在午夜以后的理由,也是很多人容易在都市的夜色中思绪翩飞的根由。

  对于我生活的这座北方小城——延安,更是见惯了那份静谧和安稳的夜色,从风雪到雨雾,从清冷到寂寞,每一份退了繁华后的面容,都值得让人纪念。北方的天高云淡雄浑苍茫在夜色笼罩下无影无踪,仿佛空气里的干涩也在太阳落山后沉息下来,各色霓虹灯广告牌和路灯渐次亮起,穿过街巷,倘若不考虑那肤施城被万千土山围拢后代代流传的淳厚乡音,你不会觉得自己就生活在边塞,生活在黄土高原的深处。夜晚中光彩琉璃的高楼、川流不息的车流、熙攘的人群、路边广场上排舞的躁动等等,没有什么会让你将闭塞、落后等字眼与之联系到一起,有的,只是对一座现代都市的夜遇,有的,也只是对一座普通城市最朴素的认知。

  大约十几年前吧,在父母的带领下夜爬宝塔山,秋高气爽,摘星楼的风和俯瞰夜城的兴奋一起在山顶飞扬,想东北方俯瞰远处,那时百米大道的高楼并不林立,充其量不过是一段沉落人间的星河,不广阔不灿烂,但漂浮人间,像将一股股生机在暗处渲染,让看者心生喜悦;北面,清凉山沿路向枣园,有些暗淡的灯光,仿佛只是为了拉伸一座彩虹桥在旧世纪的舒展;自大东门向西,被大树和楼房时时遮挡的光带,左一片右一段,蜿蜒而去,在来往的人心中指向七里铺和火车站。那是我第一次夜观延安城,我巡视左右,伸出手掌比划并握紧,仿佛就能将一座城市纳入掌心。

  昔日简洁的灯光和稀疏的夜幕,全不似今天辉煌的模样。不说被改造的宝塔山灯光群,仅自宝塔桥穿行,你会发现原来的南门儿童公园已然被复古的广场替代,安澜门城楼更是在半个世纪后被重新还原,抬头北望,凤凰山上被灯火组装的土长城壮美风光;沿丽融大厦前发天桥穿过,路过治平大厦、凤凰广场和旅游大厦右转,二道街的夜市人流接踵摩肩,熙攘喧嚣……这城中一角,已然能让你看到如今延安城欣欣向上的生活气息,到处洋溢着夜色也遮不住的勃勃生机。五年时间,延安人平山、填壑、造地、建城,已然在群山中造出一座城市的明灯,而新城南边观景台上,俯瞰延安城区,更是别样风景。

  倘若仅仅如此,夜幕下的延安与他城并无区别,但行走在宝塔山下,你会在震撼的灯光演出中看到斑斓的华灯将山体染色变幻,随着音乐更会让你认识一个梦幻而真实的宝塔山从苦难和抗争的壮丽中走来;西北局旧址广场上的排舞、凤凰山麓广场的火炬会师雕塑、延安革命纪念馆前的秧歌队伍,还有枣园与杨家岭静默的灯光……向往的生活与红色的背景交织在每一组灯火中,一起构成夜幕下今日的延安。回想着种种记载和脑海中想象的陕北,然后行走在夜色中的延安,仿佛就行走在历史的画卷中,现实与历史交汇、炮火与锣鼓齐鸣、硝烟与感动潮涌,变化真大啊,这是每一个来者情不自禁地的感叹,更是每一个生活在小城中的人最真实的感受。

  我生活在这座小城,这里处处留下我的足迹,因此有太多的怀念和感叹。我看着一座城市像一列战车,一个堡垒一个堡垒地攻坚,东、南、西、北再到上山,一点点竖起一座城市自己的旗帜;我看着身边人来人往,高歌、低语,欢笑、流泪,把时间走黑,然后重现光明,用尽全力在每个留足的地方留下痕迹;我看着城市的暮色被星星灯火,燎原一样一步步从黯淡到流光溢彩,让绚烂在夜幕中徐徐铺陈。岁月就在关照中流转,然后在每一个眼神、面容中留下记忆的印章。巍巍宝塔山、滚滚延河水,延安,这缱绻的古老肤施城,昨日河水映今日灯火,不知道浪花东去,通明灯火之后,还有几人记得昔日思量情景?我且趁着夜行,记下几分,俗话说“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多少个夜幕下与延安相结,才有如今这相处的福分,享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