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 职工艺苑

关于我的“十年”

作者:谢苗 来源:西咸北环分公司 时间:2018/3/30  浏览次数:

  21岁,天真烂漫的年纪。31岁,我距离那年已整整十年。
  关于脸孔。 21岁那年,我走出去看看屋外的世界。大家都说我还像个学生,我讶异。冲回家照照镜子,左瞧右瞧,镜子中一张满是青春的脸,我捏捏自己的脸蛋,是啊,真的好小。于是,我用卷发棒把自己的头发弄成奇怪的大波浪,买了人生中第一支口红,然后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新造型哭笑不得。那时候,我拼命地想让自己成熟一点,再成熟一点,我茫然......
  31岁这年,依旧有许多人夸我年轻,根本不像五岁小孩的妈妈。我因此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留的住青春。莫名的,我竟恍惚还以为自己停留在青春烂漫的年纪。直到有一天,一个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来西安找我,像我诉说这些年的经历,我笑看她长长的鱼尾纹、遮也遮不住的小赘肉和不经修饰已然沧桑了的脸,得意于自己依然纤细的身材和精致的打扮。可她却说,虽然你的长相、身材一直没变,可你的眼睛都不再清澈了呢,我被她的话吓了一跳,我说不会吧,我才......我没有再去看镜子,我相信她的话,但依旧茫然......
  关于生活。21岁那年,看见邻居家屋檐下吊着一个鸟笼,一只小鸟在狭小的空间里不停的扑腾,冲撞,叽叽喳喳的对着笼子外面拼命的呼语。大概是关太久了,它的一对眼睛失去了在蓝天飞翔时的明亮,羽毛也变的凌乱,我看了它一会儿,静静地走了,背后传来小鸟凄厉的叫声,我觉得好难过。我想到了在还铺天盖地的工作中挣扎的自己,过几天我再去看时,鸟笼已经空了,邻居告诉我,小鸟死了。哦,小鸟死了,我呢……
  31岁这年,我坐在洒满阳光的阳台上,看着头顶的天高云淡,脑海里忽然闪过了几丝空虚,我问我自己这是为什么,没有答案,可我却知道什么时候最充实,那就是21岁,为了做最好的自己而拼尽全力的时候。我笑了,笑自己无聊,明明冲过了那“非人”的岁月,为什么还想回去?如果小鸟不死,如果它飞进了树林,它还会想起曾经囚禁自己的笼子吗?它还会想要回去吗?生活像个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关于生命。21岁那年,我听妈妈说,她的一个朋友的孩子,是个每晚坚持学到凌晨的好学生,因为高考落榜服药自杀了。我不解,真想骂他是个懦夫,胆小鬼。前两年,听说某个大学里,某位研究生在他熟悉的大楼上亲自玩了一次真人版的自由落体。我竟没有惊讶,麻木了......我不禁想问自己,如果我也有那么璀璨的学习生涯,还会在乎一时一事的纠缠吗?没有答案,因为没有经历过。
  31岁这年,开始莫名地想要留住一些人,一些事,想起了汶川的地震,日本的海啸,马航的失联,想起了生离死别的人们,突然感觉,能感受活的滋味,不管是酸是甜是苦是咸,都是件幸福的事,而死,感受一次就不再有。
  关于最初的梦想。21岁,我的心里有一面墙,以为打开就能够看到天堂。31岁,我的心里有一些慌,怕再也记不起自己的模样。如果你问我,十年前想干什么,我会告诉你,我想长大,按照自己的方式长大。如果你问我,在这十年间,我在做什么,我会告诉你,我正在长大着,被人推着不停地往前走。如果你问我,过了十年后想干什么,我会说,我终会长大。昨夜的烟花有一些烫,烫伤了青春就散场,今天的风是长长的肩膀,拉住了往事就不肯放。那些心甘情愿的忧伤,从不肯替我撒谎。终于明白,人,最强大的是内心,只要心有所想,最初的梦想,总能抵达。
  21岁那一年的流星划过天际,31岁这年,我写了上面这段文字。十年,人生一条不长不短的线;十年,世界上一座不高不矮的屋檐。也许,双脚何时不再跋涉,心便何时不再漂泊,那些我驻足过的每一个驿站,可能已经没有了我的足迹,那些我生命中灿烂的笑容,可能已经在十年的红尘中燃成青烟。但我告诉自己,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长大是从何时开始的,我不知道。就像春风一夜之间绿了江南的岸。我曾在柳树下等待夕阳,也曾在大雨中品尝哀伤。如今,我依然相信星星会说话,石头会开花,穿过夏天的木栅栏和冬天的风雪后,希望终会抵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