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 职工艺苑

父亲的手帕

作者:崔晓燕 来源:西咸北环分公司大王管理所 时间:2020-05-21: 08:55  

  “爷爷,快拿张纸巾给我!”望着脸上沾满西瓜汁的小丫头,父亲很自然的将手伸进裤子口袋,掏出了那块早已褪色且旧成一团的手帕帮小孙女擦脸,望着那块小小的手帕,我的思绪跟着一起飘远了……
  印象里,这块手帕至少跟父亲七八年了,打从我记事起,父亲口袋里永远都装着一块手帕,不同的是初见时它素雅的蓝色小格子由于常年的清洗变成了浅灰色,已不记清父亲用破了多少块手帕,唯一记得的是这一个个小小的手帕贯穿着我整个孩童时代。
  幼年时,每当我淘气贪玩弄得灰头土脸,父亲总会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帕,一点点的帮我擦拭干净,那时候我总想着:要是我也有一块这样的手帕该多好,不但可以擦手擦嘴,而且放在水里用肥皂还能搓出好多彩色的泡泡,晾在太阳下靠近鼻子闻闻,还带着肥皂泡的清香。
  那是小学一年级开学,父亲把我叫到跟前,变戏法般掏出一块新手帕送给我。至今还记得那是一块印有红色格子的手帕,父亲把它递到我手里时,手帕上崭新的折痕还在,捧在手上我如获珍宝。父亲将手帕整齐的叠好,平整的放进我的上衣口袋,说:“以后这块手帕就是你的了,要好好爱惜哦!”我满心欢喜的答应着,欢快的跑去大院里给小伙伴炫耀我这珍贵的礼物。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边的朋友口袋里装的不再是一块小小的手帕,而是换成了包装精美的小包纸巾。每当我掏出手帕时,都会惹得周围同学投来异样的眼光,就连母亲都说:“以后你和你爸出门别拿手帕了,口袋里装一包纸巾,现在用手帕被别人看到会笑话你的。”渐渐的,我也接受了这种所谓新潮的思想,每当父亲帮我将手帕平整的放进口袋时,我都用刻意的躲开来表示拒绝。从那以后,我也用上了和大家一样的小包纸巾,那块曾经视为珍宝的手帕离我越来越远了。
  记得一次吃完午饭,一时找不到纸巾,父亲一把拉住我,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帮我擦嘴,我一边用手挡着一边喊着:“我不要手帕擦嘴,太倒势了(太没面子)”父亲听了也只是嘿嘿一笑不再说什么。高中时有段时间我住校,父亲怕我在学校吃不好,一有空就骑着他那大梁自行车来给我送饭。那会儿已经入冬,父亲来学校门口给我送包子,只见他用手帕将包子裹起来放在大衣内侧贴身的口袋里,从他单位到我们学校大概有5公里的路,包子递到我手里时还是热腾腾的,只是那时裹着包子的手帕依然被我“无情”的嫌弃着。
  转眼间二十多年过去,我那块小小的手帕早已不见了踪影,父亲的手帕依然每天在需要的时候出现。也许是生活的时代不同,早已过了花甲之年的父亲还保留着很多在部队上养成的习惯,比如坚持每天晚上读书写作。并且陆续出版了五本散文集。当然,少不了这些年陪伴在他口袋里的老朋友——那块块早已褪色的手帕,父亲总是说:“手帕一块能用好多年,用着方便,脏了放水里洗洗就干净了,节约还环保,比你们年轻人中流行的那种小包纸巾好太多......”
  “爷爷,你拿啥给我擦脸呢,颜色灰溜溜的,是抹布吗 ?”
  我的思绪被小丫头稚嫩的声音拉了回来,看着她不停扭动着身子,躲闪着父亲手里的手帕,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父亲一边用手帕笨拙的给小孙女擦脸,一边揪住她说:“什么抹布,这可是爷爷用了好多年的宝贝,别跑,脸还没擦干净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