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 职工艺苑

风雪公路人

作者:杨晓明 来源:西商分公司 时间:2018/1/31  浏览次数:

  早7:15分,报送完最新的路况信息,我走出公寓楼大门,发现白色的雪再次占领了地面,只有杂乱的车辙和纷乱的脚印处露出一点混凝土的灰色。我伸出手接住一片仔细观察----六边形,花团锦簇,他们确实很美丽。但我知道此刻这些美丽的雪花不属于我,属于战斗在除雪保畅一线的无数同事们,他们大多数陪伴了雪花整整一夜,有的刚刚归来,有的还在奋战。他们就像一株株秦岭上的红枫,遇雪尤清,经霜更艳。想到他们,我的思绪瞬间连贯起来,从去年的一个冬夜开始。

  片段一:去年,大年初四雪夜,洛商高速某处
  漆黑的驾驶室里,寒风裹挟着雪花不断撞击着车窗,刘师傅手上的烟头在我身边忽明忽暗。
  “我再去试试!”
  忽然刘师傅拉开除雪王驾驶室的门跳下了车。“你慢点刘师傅”我提着一个硕大的提灯跟了下去给刘师傅照明,他已经是第三次在这冰封的路面上钻入车底。
  我和刘师傅早7:00时奉命驾驶除雪王从管理所出发,进行全线除雪保畅作业,现在是晚上7:00时,已经持续除雪作业12小时,令人欣慰的是主线积雪已基本清除。
  我们这辆车也接到了返回交替的命令,但我们融雪剂下午刚刚补充,油料也充足。于是就决定去雪情较重的洛商高速再作业一圈。就在快驶出洛商高速、返回主线时。除雪王出现水箱异常升温的情况,出于保护车辆的目的,刘师傅当机立断立即熄火并下车检查,没有发现故障,当我们连续三次无功而返坐回驾驶室,刘师傅紧蹙眉头点起根烟时,我才意识到问题严峻了,不能打火不光代表我们无法继续工作,更是连车载空调这种取暖设备也无法开启。驾驶室内两人相对无言,我几次想告诉刘师傅打火开空调取取暖,刘师傅看出了我的想法只淡淡说了句“不能打火,万一是大问题憋坏了怎办!”
  于是两个人黑灯瞎火被风雪洗礼了整整一小时,最后仿佛只有刘师傅烟头的星星之火才能给我一点温暖的感觉。
  终于,窗外传来了熟悉的管理所路政车警笛声,此刻我可以毫不掩饰地说只有一个感觉---得救了。路政车带来的修车师傅工具齐全,故障也不大,顺利修好了车,更是贴心地给我们带了两碗姜汤,当我们重新坐回明亮的驾驶室时,我问了句“那咱回?刘师傅”。
  刘师傅的回答很自然,也很简单。
  “回啥啊,晚上路面结冰怎么办,掉个头咱还能再撒一圈呢。”这就是西商高速一名普通的驾驶员。

  片段二:今年、某雪夜、秦岭深处灞源隧道口
  深夜两点,雪已停。一辆融雪液洒布车,一辆路政车停在因除雪作业而封闭的道路边休整,这是一个很标准的除雪作业小组,除雪车作业,路政车跟在后面保护安全。他们已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连续作业了几个小时,此刻只知道是深夜两点,体感略乏,但精神抖擞。
  “咱今天上来几个小时了?”
  “管他几个小时,反正雪是除了不少,这场雪是大势已去喽,回去休整一下估计下一班就彻底解决它。”
说话的是一名道路养护人员以及一名路政巡查员,两人边谈论今天的除雪成果,边关注着手机上公司的路况信息群。
  “看路况群,蓝田所主线一二三车道畅通!”
  “灞源所正在清理应急车道积雪!”
  “哈哈形势一片大好啊,光咱哥俩这组就清了多少雪。”
  “是啊,关键除雪车也给力,这融雪液只要合理科学洒布下去,路面是又能融雪又不结冰。”
  两人虽然身体已经很疲倦,但战胜暴雪的兴奋劲却充斥着全身,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除雪任务,10分钟后就应该回到灞源管理所彻底放下担子睡个安稳觉了。就在这时路况信息群里滚动过新的消息。
  “商州北辖区路段主线仍在飘雪。”
  “雪势渐大,部分桥梁仅有一个车道可以通行。”
  看到这里,两人对视一眼笑容渐渐隐去,虽然不是自己所负责的路段,但商州北辖区地处秦岭以南,在岭北降雪已经停止几个小时的情况下还在下雪,雪情的严重性完全可以预见。想到这里两人不约而同返回自己车辆拿起对讲机。
  “你怎么想?”
  “拉着你的好设备融雪液洒布车去溜溜啊,回去放着生小车啊?”
  “哈哈哈”
  于是西商分公司路况信息群闪过这样一条信息:
  “02:30分:灞源管理所协助商州北所对重大桥梁易结冰路段洒布液态融雪剂”
  “兄弟齐心,合力断金。”

  片段终:今年、雪停的第一个清晨、西商分公司会议室
  报送信息后,我掐断了自己的思绪向公司办公楼会议室走去,今天公司召集各基层单位除雪任务主要负责人及相关除雪人员开总结会,他们中大多数刚刚从除雪一线下来。
  推开会议室大门,眼前的场景令我很意外,没有我想像的会议开始前等待时间中的沉寂、疲倦的形象,反而气氛异常熟络。
  “你们怎么除的?”
  “我们今年大胆尝试高速滚刷车搭配除雪王梯队作业,效果特别好!”“你们这叫啥大胆啊,我们是融雪液洒布车搭配除雪王,那效果才叫好,完全不会结冰。”“你两家都不行,我们采用了机械组合的方式进行梯队作业,除雪王装载机平地机编队铲雪,过一遍顶一遍,这叫集中优势火力!”“哈哈哈!”
  我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眼前的情景称之为欢声笑语都不为过,而且这种气氛一直持续到会议散场,大家热烈讨论,总结经验,提出建议,改正问题。没有一个打瞌睡有困意的,就好像昨天晚上奋战在第一线的都不是他们一样,不过每人标配的黑眼圈“出卖”了他们,清楚地告诉我那一个个寒冷的深夜里披风带雪的正是这些人,职责所系,这一株株秦岭红枫,挺立着为西商高速守卫了一个又一个的风雪之夜。
  看了眼手机,新一轮降雪天气又要来了,我不禁轻轻笑了,对我们公路人来说,这或许又是一场盛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