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 职工艺苑

手工布鞋

作者:袁园 来源:西长分公司长武管理所 时间:2018/3/5  浏览次数:

  儿子满月的时候,按照传统习俗,儿子的奶奶、外婆、姑奶奶给他做了各种样式精美的虎头鞋、虎头帽、虎头枕、棉衣、棉裤......这些东西都是长辈们手工制作的,想着孩子还小穿它可能还早,所以这些东西当时都被我一股脑放在了不常住人的老房子里。
  转眼间,儿子一岁半了,胖脚丫长得飞快,我买鞋的速度愣是赶不上他穿鞋的速度,一双鞋还没穿两天,臭小子就已经穿不上了。婆婆说是这样买太浪费了,就把当时儿子满月时收的这些手工布鞋找了出来,软底的、学步的、硬底的、单的、棉的、老虎形的、兔子形的......各式各样,颜色更是绚丽,试了好几双儿子都已经穿不上了,只有一双猪形的棉鞋穿上还算合脚,臭小子穿上就撒开欢的跑,喜爱的不得了。看着这一双双手工鞋,不由让我想起了母亲做的布鞋。
  母亲从二十岁左右开始在镇上经营童装,少有时间为我和弟弟做布鞋,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周围的同学大多穿的都是手工布鞋,别人都羡慕我穿运动鞋,而我则羡慕她们可以穿搭襻的方口布鞋。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我就经常在母亲耳边嘟囔我想要一双方口布鞋,最终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母亲便让姨妈给我做了两双金丝绒碎花千层底布鞋,白色的四层鞋底紧实平整,金丝绒碎花更是锦上添花,后来这两双鞋鞋底都被我磨穿了还没舍得扔。母亲见我爱穿,便抽空重拾起多年未做的针线,开始为我和弟弟做起了布鞋。
  记忆中,每年暑假母亲都会让我给她打下手帮忙做布鞋。夏天天气最热的时候,母亲就准备做背子(鞋底的原材料),烧好玉米面和麦面混合的浆糊,将碎布按照薄厚、大小分别整理好,涂上浆糊一层层粘牢在竹席上,放在太阳底下暴晒,大概晒上两三天,背子晒干晒透就算完成了一小部分工程。接着,母亲就会从一本厚厚的书中翻出她夹在里边的鞋样,父亲的、还有我们姐弟二人的。按照鞋样,母亲再在背子上用大剪刀剪出各种实际的鞋样备用。剪出的鞋样被母亲用线纤好,然后再用白洋布糊边。整个暑假,我见证了母亲做布鞋的整个过程,裁样、糊底、包边、合线......等到秋季开学,母亲就会为我做好一双搭襻布鞋,整个过程复杂而冗长,成了我记忆中不可磨灭的暑假记忆。
  如今夏季回老家,很少再见到妇女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纳鞋底的情景了,也再不会听见线穿过鞋底哧哧的声音了。记忆中母亲每次纳鞋底时,都要用手绢包住一半,夏季手容易出汗,白色的鞋底一不小心就会被汗水弄脏。爱干净的母亲用自己的方式保证每一双鞋底做好后都是干净的。母亲纳鞋底时是专注而认真地,一针一针有条不紊的穿,一线一线快速的穿,千针万线才能纳好一双结实、耐用的千层底。千层底也是母亲对儿女的千万份心意,平凡、朴实而敦厚。
  等到我上初中的时候,每年暑假,除了给母亲帮忙,我也拿起了针线,开始做起了十字绣鞋垫,那时候的十字绣鞋垫还不像现在这样都是印好的图案,当时都是数着白布上细细的经纬线来做格子的,而花样也没有现在这么多,基本都是母亲画的花样,我用线在一一纳好,刚开始做的时候手总免不了被针扎破,但即使这样我还是耐着性子在暑假结束前完成了一双鞋垫。如今这双鞋垫还静静的和我的那些儿时纪念物躺在一起,曾想过用它但却总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抑或又是舍不得,就这样他成了我压箱底的物件。后来我想学做布鞋却因上学或是工作的缘故一直被搁浅,如今母亲也早已不做布鞋了,而我想学做布鞋这个念头更是无从实施了。
  穿着母亲做的布鞋我走过了童年、少年,直至结婚当天,我和老公还是按照习俗双双穿上了手工布鞋,结婚时的布鞋我不知母亲是什么时候做好的,鞋底是少见的牡丹疙瘩鞋底,这种复杂的疙瘩底,每一个疙瘩都需要将线在针上绕六圈再打结穿过,更别说还要将这些疙瘩排成牡丹花的形状,一双鞋不知费了母亲多少精力,千层鞋底儿,是心意的堆积,针脚儿无数,是母亲艰辛的缩影,牡丹花儿精致,是母亲对儿女博大无私的爱。
  穿着母亲做的布鞋我结婚生子,如今儿子也穿上了母亲做的虎头鞋,是爱,是情,更是伴我踏踏实实走稳人生每一步的基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