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 职工艺苑

“柿”情画意

作者:高强强 来源:商界分公司 时间:2019-12-09: 09:49  

  最近小区门口有几位老人卖柿子,我来回见过几次,是那种小小的被我们叫做火晶的常见品种,它们被平平整整的摆放在筐子里,柿子通体透红,自然盈实,饱满中透着一种喜气,仿佛温暖了整个深秋和寒冬。
  对于我来说,柿子是较熟悉的。小时候家里的院子种着好几棵柿树,其中就有火晶软柿子,它高挂在枝头,等待寒霜浸染,历经天寒地冻,在树梢自然退却涩味而成熟。此外有一种是硬柿子,个头稍大些,要被放到米缸或麦堆里“暖”几日才能吃,是硬脆的口感。
  摘柿子,那时对我来说是最大的乐趣,它一直有让我认为很庄重的仪式感,因此这个活儿多半是由我来完成的。柿树的叶子在秋日里已经基本落完了,光秃秃的树杆上红亮的柿子很显眼,我用长长的竹竿在顶端固定好一个铁丝做的环,然后把做好的罩子缝在铁丝环上,一个简易的兜子就做成了。长在高处的柿子基本用竹竿夹下来,低处的就直接爬到树上摘了,摘到最后,站在树下的父亲总会跟我说:“记着,树顶的大果子多留点,别摘下来,给过冬路过的鸟儿、雁儿们存着”。所以最后树梢上我们会留下不摘的柿子,在冬日的枝头满足父亲最质朴的愿望。其实我懂,这不光是父亲的愿望,也是和大自然打交道的每一位耕种者的愿望,我们虔诚的遵守和大自然的约定,期盼丰收,期盼馈赠。
  路过老人的柿子摊边,我买来一些品尝,便和他聊了起来,老人说:“现在的柿子不招人稀罕了,没人去摘,放到跟前也不惹人眼馋了”。是呀,回想小时候树上的柿果刚冒头,我就眼巴巴地盯着看,盼着萧瑟秋风褪去它的青涩,盼着深秋暖阳侵红它的果实,待从树上摘下熟透的一颗,必是迫不及待的送入口中,哪里想的出要洗洗干净,揭掉外皮,更不会像姐姐一样用热水汆烫,轻巧的去皮后暖暖的享用。柿子固然香甜,于我来说,更是它带给我的成长。
  尝一口老人的柿子,我回想起了院子里的记忆。树梢的透红,仿佛一盏盏明灯,树下是谈天说地的叔伯,是柴米油盐的姨婶,是嬉笑打闹的顽童,是不曾远离的久违温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