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 职工艺苑

新年初雪

作者:晏尝胆 来源:西长分公司长武管理所 时间:2018/1/8  浏览次数:

  时间过的是有多快啊,在还没来得及从从容容打包2017年完成工作的时候,2018年的脚步已经悄无声息的就来了。
  元旦值班期间看天气预报说是未来两天会下雪,会下雪吗?看看当时的天气:晴空朗朗,万里无云,温度也有7度左右,气候温和的让人丝毫感觉不到是二九寒冬,晒晒太阳竟有几分倦意。心里思量着就算未来两天降温,能有多厉害?降温了就一定会下雪吗?
  2017年的冬天注定是个干冷的冬,因为早在深秋时节,阴雨连连,银河倒泻,终日难见朗日晴空。到了初冬,降温急剧,冷空气席卷而来,而气候依然干而又燥,尤其在彬长地区的黄土塬上,北风凛冽,寒风怒号的愈发显得寒冷干燥。其实早都心心念念着来一场雪,不仅期盼能湿润下气候,更是为了结心中“有雪才是冬”的情愫。根本不把降温下雪当回事的我,在收假后第一天下午天公就准确的验证了当初的预报,我新奇的看到了久违的雪。
  新年初雪,与我在彬长这一带生活了将近八年所熟知的雪的特性是一样的:来势猛、色泽白、落地久。
  彬长的雪,说来就来,干脆利落。大多时候是风卷着雪,雪裹着风,下的漫天纷飞,酣畅痛快。而有时又悠悠飘落,潇洒自在,大有“忙里偷闲”的恬淡或是“身心交瘁”的疲惫。
  彬长的雪,洁白无瑕,如素如棉。我想主要是依赖于远离市区,污染较小的地理环境。上百公里的两地之隔,人流、车流以及鳞次栉比的楼群都有益于成就彬长洁白的雪。无论是沙粒般的雪还是边角分明的雪花,不论是飘到树上还是落在地上,其本质的白总让人多有怜惜。
  彬长的雪,易于着地,久而不化。一个比西咸地区海拔高400多米的省界县镇,温度势必会低一些,故而彬长地区冬季寒冷异常,过冬御寒的防寒服也会穿上好几个月。因此,落地的雪便会静静的躺着,若是无有人工铲除或融雪剂的搅扰,自是不轻易融化。雪与黄土的交织,荒草与雪的重叠,便绘就了一幅自然而然的《雪塬图》。
  新年初雪,让多少人有了“心想事成”的兴奋和喜悦。这场雪悄无声息、突如其来,连日来给交通运输行业带来了困难,造成了影响,但千万万交通人齐心协力,攻坚克难,撸起袖子加油干,圆满地打赢了除雪保畅攻坚战。在行业待得时间长了的同事都说,普普通通的降雨、下雪都会想到路况的畅通与否,我想这不单单是一种职业病,更是交通人固有的行业情怀。
  新年初雪,给我们心中希望的种子及时补给了养分,也给干燥已久的大地播洒了必要的水分,更让我们看到了“心想事成”的美好希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