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 职工艺苑

延安情•圣地路

作者:陈 娜 来源:西镇分公司 时间:2020-05-15: 16:00  

  延安,于我而言,不是故乡,胜似故乡。
  我对延安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不仅因为她是全国人民向往的革命圣地,更是因为那里有着让我感怀至深地亲人。母亲的姑姑,也就是我的老姑(陕西关中的一种叫法)早些年因为工作便定居于此,所以从小到大往返这里的次数就多了些。至此,那条通往革命圣地的路,便也承载了太多我与亲人血浓于水的故事。

一路辗转上延安

  提起早些年北上去延安这个话题,母亲便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听母亲讲,上世纪八十年代,交通不便,从老家蒲城出发去一趟延安,要一路辗转,翻山越岭,耽误整整两天的时间,可谓是周折。
   让她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年我两岁,表姐四岁,她和舅舅带着外婆和我们俩去延安看望老姑,当时去延安没有直通车,必须中途倒车。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动身乘坐每天一班的公共汽车到县城,一路上带着大包小包,又是照看小的、又是照顾老的,赶着点换乘绿皮火车到富县,天也黑了,晚上只好在富县找个旅馆歇个脚,第二天又马不停蹄地赶公共汽车到延安……
  虽然去趟延安要花去整整两天时间,但是见到亲人的那一刻,还是难掩喜悦之情。老姑、老姑夫见我们大老远从老家赶来看望他们,甚是欢喜,想着我小,走不了太远得路,老姑夫便总是将我举得高高,架在他脖子上,带着我们在延安城里到处转。那时候因为年纪小,不小心尿了老姑夫一身,也因此被家人说道了三十多年,但是每次被提及,老姑夫都笑着说:没事没事,孩子玩得开心就行。
  虽然,那时候寻亲的那条路异常难走,但是一家人久别重逢的喜悦,却值得我们倍加珍惜。

绿皮火车去延安

  长大后,再去延安,便不再那么周折,也多了很多期许。
  因为老姑夫及姑姑、姑夫都是大学老师的缘故,所以初、高中的那几年,每到过暑假,老姑早早地就召唤我去延安,一来夏天去延安可以避暑;二来可以让姑姑、姑夫帮我辅导一下功课。那些年的暑假,几乎都是在延安度过的,姑姑、姑夫不辞辛苦,帮我辅导功课、教我学习电脑,闲暇时带我去感悟红色之旅。
  好在当时从老家到延安已经有了直通车,一天时间就可以抵达,虽然那时候的绿皮火车,遇站就停靠,一坐也要坐七、八个小时,但是旅途中的欣喜之情却难以言表。
  从八百里秦川到黄土高原的沟沟壑壑,绿皮火车在一个一个隧道中来回穿梭,记不清我数了多少个隧道,但是印象最深的却是有一次:靠站停车的一瞬间,站台上各路卖吃食的小商小贩,围堵着车窗吆喝“烧饼,刚打得热烧饼,要不要来一个;瓜子、花生,刚煮的毛豆,要不要来一包……”正当我被各种叫卖声笼罩时,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气喘吁吁地跑来,定睛一看是老姑夫,他手里拿着一大包吃食从车窗外向我塞来,然后挥手告别。后来才听家人说起,老姑夫在黄陵出差,暑期暂时回不了延安,想着我坐这班车途径黄陵,就踩着点过来见我一面,给我送些吃食。这个场景虽然过去很多年了,但是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
  虽然,当时去往延安的路,不再那么艰难,但是绿皮火车车窗外那一幕场景,却足以让我铭记一生。

搭乘动车奔延安

  再后来,我工作了,从西安前往延安开通了动车,短短两个小时就可以抵达。只是,我第一次一个人乘坐动车去延安,不是去团聚,不是去消暑,却是为老姑夫送别。
  那一路,动车在丘壑与黄土地之间疾驰而过,远处的树木、庄稼一一从眼前闪过,我来不及欣赏眼前的美景,也听不清耳畔回荡着的各种声音。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脑海中浮现最多的就是,这些年来我行走在去往延安的路上发生的种种,在我人生路上每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老姑一家人给予我的帮助,以及我在那个大家庭中感受到得最深沉的爱,这些过往或许将是我一辈子的精神财富……
  因为一家人,爱上一座城。当今社会,交通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去往延安的交通方式也越来越多,动车、高速、飞机,每一种交通工具都能满足我们想去一个城市的愿望。但是我相信,以后我去延安的次数肯定也会越来越多,因为那里依然有我的亲人在等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