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 职工艺苑

文人的从容

作者:赵艳 来源:西咸北环分公司大王管理所 时间:2020-10-12: 11:19  

  曾经在一本书中看到这样一句话,“以一朵花或一枚雪片的姿态体会宇宙自然”,对于这种体会不觉让我想起冯延巳的《踏鹊枝》,“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楼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这阙词中的生态美学,让我感受到生命内在的复杂之感,有眷恋,也有颓废之情。而具体是何种惆怅,却又无法追问哀愁源于何处?
  对于“日日花前常病酒”这完全是一种五代词的状态,没有了“西风残照,汉家陵阙”的悲壮,好像生命忽悠从一种外放的形式走向了内收的状态,而究其原因却是在向外征服的形式完成之后,仍然没有解决心中本质的生命的落寂,这种状态更像是宗教性的内省。在经历过巨大的繁华之后,人们开始转向对于繁华内在幻灭的感受,反省意义何在?而你也不必说喜不喜欢这样的美学,追求豪迈,我们有李白;想要沉重,我们有杜甫;想要磅礴的叙事,我们还有白居易。在那样一个年代,对于人内心的某种“颓废”的经验,这是一个非常新的画面,就像“日日花前常病酒”,可能是身体上的病,也很有可能是作者心里没有被治愈的伤痛或无力感。
  我想这里面有更多的政治因素,就像北宋是南唐的强敌,宋军打到金陵,抓走李后主的时候,予人一种弱势政权被收拾的感觉。可是不要忘记,宋开国时本身也是弱势的,它的北方有更强大的辽。宋后来为什么接受了南唐文学的颓废经验?因为宋本身也在政治的压迫感之下。宋和唐开边的经验是非常不一样的。唐代开国的时候不断开边,在唐太宗时代有六七十个国家向它朝贡;可是宋代统一过程中的开边却在对辽战争中受挫。这样背景之下的不同经验,使得文人士大夫去追求另外一种美学,即生命里的“颓废感”。我想“日日花前常病酒”这样的句子,其实是我们所有人进入五代词和北宋词的最大挑战。毕竟美学是不能勉强的,它必然跟随个人所处时代的真实经验去阐述。孤独、落寞、惆怅、茫然、迷失……这些其实在五代词中浸透得非常深,给后来的人类文学提供了重要的经验。
  而在整阙词中,我想我最喜欢的也莫过于这句“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一句“风满袖”,就像生活中的的一个场景,你感觉到衣服里每个缝隙都有风,好似风在与你的身体对话,这个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作为一个生命个体,我们感受到了生命的喜悦,同时又有感伤,因为我们知道那总是会消失的。同时“人归后”以一幅空空如也的画面,让我们看到无人的风景。因为自古从人的角度看风景都是征服的,不从人的角度看到的风景,才是所谓的“万物静观皆自得”,它促使你以一朵花或者一枚雪片的姿态去体会宇宙自然,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而恰恰冯延巳做到了,他以文人“娴静”的姿态,抛开万事万物体会了自己作为自然那部分的感受,回归到了生命的本真,这无疑是对对文人从容的最好的阐释。

  •  
  •